龙肘山上开杜鹃

2018-04-02 11:43:37 来源:

打印 放大 缩小

龙肘山上观朝霞

杜鹃花开遍龙肘山

游客来到龙肘山上拍美景

在川滇锁钥——四川会理的北边,有座龙肘山,龙肘山山势南北纵列,宛如巨龙起伏,是观赏日出、云海的绝佳之地。站在雄踞山巅的六一四微波台前,极目远眺,东西两面的米易河谷和会理坝子的平畴沃野、村庄农舍、河道城郭、远山近水如水墨画卷般尽收眼底。破晓时分,远处霞光万丈,云腾雾涌,天际的青黛被尽染成金红,一轮红日喷薄欲出。此时,周边是纤云四卷绵延无边,身处的山峰仿佛漂浮于云海之上,让人有超凡出尘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龙肘山山间有原始森林数万亩,其中仅原始杜鹃林就有上万亩。春夏之际,花海如潮。山下白马河随山势蜿蜒曲折,水流清澈。仙人湖水光潋艳,山水相映,风光秀丽。湖畔仙人洞幽深神秘,至今未穷其源。

向往那一片花开

向往龙肘山,就是向往五月那一片杜鹃的花开。

我生命中的40多个杜鹃盛放的岁月,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过去,偶尔停下奔忙的脚步,在小城里抬眼北望——群山苍翠连绵,远处的龙肘山巍峨峻朗,或云遮雾绕,或白雪粲然。多年来魂萦梦牵,可是缺少一种机缘。直到今天,我才放下一切俗务,给心灵一点闲暇,登上这向往多年的龙肘山,陶醉在五月那一片杜鹃盛开的花海。

城市的春天像一个过客,在我们尘世凡心的困顿里,或是在阴晴不定、春寒料峭的天气里,模模糊糊地过去,还没有来得及好好闲下来走出去看看,滨河绿地已是繁花落尽,长柳飞絮,空留几许惆怅而已。“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觉转入此中来。”顺着简易的山路,盘曲而上,转过一道道山梁,视野逐渐开阔,这是一种惊诧!仿佛走进一幅最浓艳的油画里,在这天空才有的高度上,在这天空般辽阔的山野里,春天的脚步,原来奔走在这里,轰轰烈烈,悲壮而绮丽。

欣赏生命的舞蹈

多么宽广啊!幽深的参天古木和茂密的杜鹃纵横交错,绿树苍苍茫茫,杜鹃花漫山遍野。一坡坡,一片片,远近高低,千姿百态,姹紫嫣红!一枝枝,一簇簇,五光十色,灿若云霞,吸纳着山川灵气、日月精华!在这都邑的视线之外,整个世界都是她的舞台,大地万物都是她的观众。我,所有的看花人,就是山风、树木、石头和小草,都在静静地欣赏生命绝美的舞蹈。不,是聆听,一片花海里波澜翻卷,是大地的声音,是生命的绝唱。

在亘古不变的时间洪流里,无数个这样的日子,杜鹃就这样盛放;我经历的不算短的岁月,每一个春天杜鹃花也就这样盛放;将来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无数个岁月杜鹃也还将这样盛放。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原来,一年一年的花开花谢,就是时间的一种具体的呈现形式;一年一年的花开花谢,人世沧桑变幻而天地永存!

山静思默想,厚重而安详,清寒而冷峻,在这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山上,杜鹃漫山的灿烂就是生命的奇迹。灿烂的生命都是简单而纯粹的,每一朵花,每一片叶子都有了灵性。我寻胜的脚步就是一场灵魂的朝圣,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大地这样近,这纯净的美一点一点融入血液,流入心脏,再流遍全身。我的脚步融入了大地,听见大地脉搏如我的心跳。此刻我的心可以装下山川了,灵魂也在这辽阔的山野铺开,化为一块石头,一棵草,一棵自由烂漫的杜鹃。

抵达灵魂的辽阔

这是一片灵异的土地,灵魂可以自由驰骋。虽是春日,山风依然凛冽,站在山顶,放眼遥望,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天空这样近。这里有沉默的山峰和辽阔的天空才能领会的东西。四围连绵的群山都匍匐在脚下,莽莽苍苍的山峦之间,有熟稔温热的土地,有纵横的阡陌田塍,有农人的房屋,袅袅的炊烟,鸡鸣狗吠,满山的牛羊;山的那边也还有繁华的城市,林立的高楼,宽阔的马路,川流不息的车辆,还有奔忙的人群。

“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”,在这凡俗的尘世里,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轨道上演绎着自己和欢喜,或高贵,或卑微,或辉煌,或落寞,或骄傲,或痛悔。人生代代无穷已,我们功利而忙碌,为生存忧,为名利苦,收获失去,失去收获,疲累中缺少了一种辽阔。交通工具的快捷,道路四通八达,可以抵达地球的任何地方,可是很难在一片辽阔中静静地抵达自己。诗人说:野地蕴含着这个世界的救赎。在我看来,一片辽阔的宁静,一片灿烂的花开,巍峨厚重的龙肘山是我们的自我救赎,可以让我们在宁静中抵达一片灵魂的辽阔。

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18年04月02日 第 12 版)

编辑:hn005

相关阅读